甭说中秋小长假没过好,自打8月30日10时45分,走下那辆红色奇瑞出租车后算起,湖南小伙儿胡远的心就始终悬着。为了找回价值6万元的遗失设备,半个月来,执著的胡远报过案,查过监控,发过帖子,开了微博,甚至找遍了沈阳100余家出租车公司,仍没有任何头绪。9月13日,面对大街上一辆辆穿行而过的出租车,胡远坦言,无论结果怎样,他都会一直找下去,否则是不会甘心的。

  来自湖南的胡远在沈阳从事监控设备销售工作。8月30日上午,他到沈河区附近的客户处洽谈施工方案,恰巧公司同事有5个编码器需要从客户这里取回来,他就顺便帮着带了回来。万没想到的是,在朝阳街和北顺城路交叉口换车时,他把装有5个编码器的黄色纸盒遗忘在了一辆红色奇瑞出租车上。

  “下车几秒钟后,我就反应过来了,可这时候出租车已经开走了,当时我整个人一下子就蒙了,要知道那5个编码器可是价值6万元的啊。”胡远说。

  他向记者表示,其实,中途换车的原因就是因为这辆车打不了发票,而黄色纸盒内装着的编码器,从外表上看就跟家里使用的路由器一个模样,对外行人一点儿用都没有,没有任何利用价值。

  东西落在出租车上后,胡远首先拨打了“96123”市民热线求助,但始终没等到回复。随后,他又在五六个网站上发了寻物帖子,之后又专门注册了微博,将有关寻物的消息连续“@”了40余个本地知名微博。

  同时,胡远还向派出所报了案,但派出所给出的回复称,个人遗失不属于出警范围。考虑到沿途交通岗都设有电子眼,胡远又将希望寄托在交警部门。但交警部门也表示,电子眼只能拍到违章的车辆,如果车辆没有违章就拍不到。

  随后,一位好心的的哥给他出主意,现在很多沈阳出租车内都配有摄像头和GPS,如果从这里下手,根据上下车时间和地点,备不住能查到这辆的出租车去向。可当胡远满心欢喜地找到该平台管理者时,对方却表示,最近赶上网络改造,数据都清空了。

  连续碰壁后,胡远仍没有死心。“我通过交通部门的网站,查到了120余家出租汽车公司的电话,于是我就用了一天半的时间,挨家电话打了一遍。”胡远一共打通了80多家出租汽车公司,对方要么说没有捡到,要么让他留下联系方式等信儿,但此后就都没有下文了。

  9月10日,胡远从相关渠道获取了部分电子眼监控视频,但看了10来遍,却没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,车牌根本就看不清,只能分辨出是一辆红色奇瑞出租车,有一侧的两个轮毂是不一样的。不过,让胡远感觉有些盼头的是,一位的哥通过车门上的标识分辨出,这辆出租车归属于“北方联盟”。

  通过查询,胡远得知,“北方联盟”由六家出租汽车公司组成,于是,利用中秋节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和中秋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,他走遍了这六家出租汽车公司,可遗失的编码器还是没有下落。

  胡远说,自从出了这档事后,他每次打车除了必须索要发票外,大件物品上还会特意写下自己的名字和电话。如今,他走在马路上,只要发现有红色出租车从身边经过,就会格外留意它的车型和车标。胡远说,他会一直找下去,否则绝对不会甘心的。

相关标签:电池匀浆输送系统